解放军报刊发系列报道丨美国疫情的背后③:人权与霸权

    2020-06-30

    解放军报刊发系列报道丨美国疫情的背后③:人权与霸权

    原标题:解放军报刊发系列报道丨美国疫情的背后③:人权与霸权

    解放军报6月24日报道,在美国一些政客的价值观词典里,“人权”确实存在,但其享用者是白人、精英阶层和资本利益集团。美国一些政客在世界各地强行兜售所谓“普世价值”,不过是把“人权”当成攻击他国的大棒,干的全是侵犯别国主权的霸权勾当,带去的只有战火与血泪。

    “我无法呼吸!”

    这是2014年7月埃里克·加纳临死时绝望的呼喊,也是2020年5月乔治·弗洛伊德离世前最后的哀号。

    时隔近6年重复上演的这一幕,让美国民众在愤怒之余,也陷入深深的恐惧与绝望:当白人警察动辄“锁喉”长达数分钟,对黑人的惨叫如出一辙置若罔闻时,他们有充分的理由害怕下一个不能呼吸的会是自己!

    总是唱着“人权”“平等”高调的美国,实际上一直是以财产、肤色论人权的国家。马丁·路德·金发出“我有一个梦想”的呼喊已有近60年,现实中一幕幕对平等自由梦想的扼杀却在持续上演。

    联合国特别报告指出,美国执法当局杀害和残暴虐待非洲裔的事件数量依然惊人,而且很少受到追究。《美国健康杂志》一项研究显示,非洲裔男性因警察执法致死的可能性,比白人男性高出近3倍。美利坚大学反种族主义研究和政策中心主任伊布拉姆·肯迪说:“美国一直处在白人至上恐怖主义的危机之中。”

    不仅仅是在执法领域,系统性种族歧视已经成为美国社会的痼疾。目前正在美国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就像一面放大镜,将种族歧视带来的恶果以更加悲剧的形式呈现出来,非洲裔受到疫情“不成比例打击”的状况极为普遍。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5月13日,美国新冠肺炎致死病例中非洲裔占22.4%,明显高于其在总人口中12.5%的比例。

    在美国一些政客的价值观词典里,“人权”确实存在,但其享用者是白人、精英阶层和资本利益集团。英国《卫报》网站刊文指出,“泰坦尼克号撞击冰山沉没的时候,妇女和儿童首先被保护和救助;但是在新冠病毒面前,美国却是富人和权势群体优先获救”。在被质疑许多普通民众为何连一个检测的机会都没有时,美国一些政客竟然堂而皇之地表示:“这就是人生……”

    “人命可以无足轻重,权贵金袋不能空瘪。”疫情中超200万人感染、12万多人死亡的重大人权灾难,就是美国权贵资本利益集团将政治、经济需要置于民众生命安全之上,错失遏制病毒传播的最佳时机造成的。曾记否,得克萨斯州副州长丹·帕特里克公开表示,他“宁愿死也不愿看到公共卫生措施损害美国经济”,赞同以老年人的生命为代价“冒险重启美国经济”。于是乎,美国的“残酷资本主义”特征在疫情期间暴露无遗,老年人、少数族裔和无家可归者等弱势群体陷入悲惨境地。

    这样一个以资本霸权欺压本国民众人权的国家,又怎么可能以诚心善意对全世界讲人权呢?长期以来,美国一些政客在世界各地强行兜售所谓“普世价值”,不过是把“人权”当成攻击他国的大棒,干的全是侵犯别国主权的霸权勾当,带去的只有战火与血泪。他们坦承:“之前不是说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吗?结果伊拉克没有,但我们却发动了战争!”

    一出出颠倒黑白的闹剧,让人们眼前浮现出世界版“膝盖锁喉”事件的画面:伊拉克、利比亚、叙利亚等国倒在地上“奄奄一息”,跪压在其脖子上的,就是自诩为“世界灯塔”的美国。

    看看吧,这就是美国一些政客的真面目:表面上将“自由”“人权”“上帝”时时挂在嘴头上,暗地里却把自私、霸权、“魔鬼”埋藏在心中。

    (原题为《人权与霸权》)

    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